中小学管理首页

走向视频与图像时代的学校管理

时间:2018-06-13 作者:李政涛 文娟

在追求管理创新的当下,如何将学校管理的变革和发展置于时代精神下进行转换再生式思考,是创新的基本源头之一。当下是典型的视频与图像时代,与此相关的讨论与思考,在教育研究界已蔚然成风。既作为一种研究方法,也作为一种理论基础的教育视频与图像分析,逐渐成为新时代教育研究的热点和焦点,其中既有教育理论的探讨,[1]也有基于课堂教学的对视频图像的分析。[2]学校管理领域虽然不乏对信息技术的关注,但聚焦到“视频与图像”的研究与实践,特别是以视频与图像为视角来探究学校管理的现实与未来,并不多见。即使有所触及,主要也是在管理制度、管理技术和管理平台的层面上加以关注。例如:建立视频图像信息管理制度、安放视频监控系统、构建课堂教学视频案例系统等。[3]

那么,视频图像时代的来临,会为当下的学校管理带来什么挑战和机遇?学校管理是否会因为视频图像的应用而有所不同?基于视频图像媒介的管理和基于传统文字媒介的管理又有何差异?这些站在时代高度的具有挑战性的追问及应对,或许将为学校管理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打开一个新的世界。

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回答如上问题。例如:由于教育视频图像资源的大量引入,而带来的学校管理方式策略的变化、管理机制制度的变化、管理评价标准的变化等。但是在我看来,最根本的变化是人的变化,这是思考与解决视频图像带给学校管理挑战的逻辑起点。这里的“人”,至少包括三类:学生、教师和学校管理者。

一、培养学生的“视频图像学习力”

1. 现代学生具有“视频图像人”的典型特征

对于学生而言,这个时代印刻在他们身上的视频图像烙印,从他们出生的那一刻就如影相随,最终累积汇聚为一种“新人类”,即“视频图像人”。

这些“视频图像人”的生存状态呈现出这样一些典型特征。例如:他们是看着电视电影网络的视频图像长大的一代,因而有着明显的“视频图像依赖症”;他们习惯于视频化、图像化的呈现方式,但是对深刻性的思想兴趣淡薄,对文字阅读的兴趣不高,对文字和文字之美的敏感减弱,尤其是对抽象的文字避之唯恐不及,很多人缺少足够的兴趣更没有足够的耐心阅读那些经典著作,包括文学经典;即使面对最乐于接受的视频图像资料,很多人的审美感知层次也往往处于较粗浅的状态,而且在对视频图像的阅读过程中,其注意力也总是被引向视觉、听觉等可以直接感知的图像细节之上,易陷于图像视觉的低处,难以升高鸟瞰,建立起整体的观感。

总体来看,这样的“视频图像人”总是以追求实用为目标,他们追求通俗易懂、易记忆的视频图像阅读,其消费需求是快餐式的视频图像消费,即以视频图像的乐趣取代了文字和思维的乐趣,因此,他们本能地排斥艺术、科学和形而上学的思考。显然,对这些“视频图像人”而言,是“视频图像”而不是“文字”重组或建构了他们的生存方式,包括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乃至世界观和人生观。因此,视频图像世界,或视频化图像化本身成为他们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本环境。

当然,如上描述只是对“视频图像人”生存状态的“一面之词”,仅仅是从负面角度的一种描述。事实上,与“文字人”相比,“视频图像人”也有其先天优势,如在“一图胜千言”的意义上,他们善于用视频图像表达更深层次、更丰富的情感与思想;又如,作为信息技术时代的原住民,他们在掌握最新的技术,最快捷、最大限度地利用最新的信息资源方面,都有天然优势。

2. 基于视频图像的学情分析与学生管理将成为新方向

面对这样的“教育对象”和“管理对象”,现有的学校课程与教学、学校管理机制与制度、学校管理方式与策略,哪些适合,哪些不适合,如果不适合,那么又该如何调整和改变?这些问题的提出,意味着学校管理者的“学生立场”或“学生为本”,需要增添来自视频图像的新内涵、新视角,至少在对学情的研究和了解上,基于视频图像分析的学情分析和学生管理将成为未来的新方向。其中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培养学生的“视频图像学习力”。其目标是把外在于学生的视频图像资源转化为学生的学习资源,把搜集处理视频图像的能力转化为学生的学习能力,由此形成基于视频图像的深度学习能力。

培养学生的“视频图像学习力”,需要多种教育力量的整合融通,除了要将课堂教学作为基本途径之外,班级建设、学校文化建设和家校社区的合作等,也是不可或缺的培养路径。合作的关键,首先在于学校管理者需要把培养学生“视频图像学习力”的目标,明确作为班级建设、学校文化建设和家校社区合作的共同目标,化为可以测评与考查的具体目标,并基于各领域的实际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实现这一目标。例如:班级建设中可以设计与“视频图像学习力”相关的系列活动,等等。对于学校管理者而言,如何依托和借助视频图像分析,实现这些多元化的教育力量和教育路径的相融共生,形成培育学生“视频图像学习力”的合力,同样是新时代学校管理面临的重大挑战。

二、提升教师的“视频图像教学力”

1. 新时代教师要具备“视频图像胜任力”

信息技术时代带给教师的挑战,是教师需要具备与时俱进的信息胜任力、数据胜任力。同理,视频图像时代的教师,需要具备“视频图像胜任力”,其核心就是“视频图像教学力”,它要求教师能够主动搜集、拍摄、分析视频图像,进而把基于视频图像的分析,转化为研究学生、研究教材和研究教学方法的能力。这种能力是视频图像时代在教师专业标准上刻下的时代烙印。

对于在视频图像时代成长起来的教师,这似乎并不难,视频图像已经渗入他们生命的骨髓与血液之中,成为他们生存能力和生存方式的一部分。但是利用视频图像的能力,并不等同于教育教学的能力。教师的“视频图像胜任力”,本质是“教育力”,核心是“转化力”,具体而言,是在日常课堂教学中,将丰富的视频图像资源转化为教学目标、教学方法和教学成效的能力,即实现视频图像与教育教学的交融共生。

2.“视频图像教学力”将成教师选拔、培训、考评重要指标

为此,当今及未来的教师选拔、培训、考核,将会增添基于“视频图像胜任力”的评价标准。对于学校管理者而言,提升教师的“视频图像教学力”,需要将“视频图像教学力”纳入教师选拔、培训和日常考评的重要指标体系中,以教师这一能力的现状调研为起点,以能力评价作为关键抓手。对于教师而言,则需要具有提升自身“视频图像教学力”的自主自觉,通过自觉学习、实践、反思和重建,自觉地将这一能力转化至教学设计、教学过程和教学反思之中。

三、增强学校管理者的“视频图像领导力”

1.“视频图像领导力”是一种变革领导力

视频图像时代要求学校管理者具有“视频图像领导力”,这是继“课程领导力”“时空领导力”(包括“时间领导力”“空间领导力”)之后,当代学校管理者最需要具备的最前沿的领导能力。

“视频图像领导力”具体包括四方面内容。一是视频图像学习力,即通过教育视频与图像,理解、把握和积累最新最前沿的教育管理信息以及知识和方法的能力。二是视频图像研究力,即通过视频图像研究校情、学情、师情的能力。三是视频图像融通力,也就是能够将视频图像渗透进学校管理的全过程,与日常领导管理和团队发展、课堂教学和教师发展、班级建设和班主任发展、学校文化创建等方面融通整合起来。四是视频图像转化力,即通过对教育视频图像的学习和研究,将其转化为新的管理目标、机制、制度和策略方法的能力。

2. 实现视频图像与学校领导管理变革的交融互促

归根到底,学校管理者的“视频图像领导力”是一种变革领导力,它指向的是学校管理者通过对视频图像的学习、研究、融通和转化,引领学校实现变革与发展的能力,最终实现的是视频图像与学校领导管理变革的交融互促。

要实现学校管理者“视频图像领导力”的提升,首要的关键点依然在于管理者拥有对视频图像的时代敏感,拥有提升自我“视频图像领导力”的自觉意识,即能够做到自觉反思、实践和重建。

综上所述,培养学生的“视频图像学习力”、提升教师的“视频图像教学力”和增强学校管理者的“视频图像领导力”,既是视频图像时代带给学校管理的三重挑战,也是引领未来学校管理变革与发展的新方向和新目标。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小学管理》移动终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