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管理首页

我心目中的“好校长”

时间:2018-03-22 作者:谢凡

每个时代都有“好校长”的标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好校长”的模样。在今天这个人工智能扑面而来、“未来”迫在眼前、学校教育面临诸多挑战的新时代,“好校长”又该“长”成什么样?

这些年里,笔者曾经走进几百所中小学校,结识了几百位中小学校长,从他们身上感受到许多鲜明的优秀校长的特质。我也曾选取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的36位优秀中小学校长进行深度访谈,发现他们眼中的“好校长”的特质,与我的感受大致相同。这些特质包括仁爱、情怀、思想、智慧、博学、创新、激情、民主、包容、担当、勇气、格局、坚守、学习、反思……

那么在这么多优秀品质中,哪些品质更加“核心”和“必备”?哪些是好校长特有的素养?笔者以为,以下几点应是“核心”中的核心,“必备”中的必备。

“好校长”胸中有大爱。

这意味着好校长首先要有一颗“温暖的心”,有发自内心的对孩子、对教师、对教育的热爱。

大爱发乎于心,外显于行。心间有爱,则目中有人,由此会真正尊重、宽容、成全每个生命。在一次展示课上,作为评委的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原校长李烈,很自然地将一张纸巾递给坐在她近旁流鼻涕的小男生—当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个孩子回答的问题是不是准确时,她关注的是孩子的生命状态。因此,“以爱育爱”不仅仅是一种教育理念,更是为人师者的每一次举手投足。

大爱生发教育情怀,孕育专业情意。因为有爱,校长会始终坚持儿童立场,坚守为了每一个孩子发展的教育价值观。为农家孩子打好生命底色,是宁夏平罗县第四中学校长孙文中的大爱。将学校建设成柔软的富有人文气息的文化场,让孩子们与小羊一起撒欢儿,伴野鸭一起自由生长,是江苏省天一中学校长沈茂德的大爱。

“好校长”脑中有智慧。

他们往往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特殊“功力”。

有智慧的校长能够运筹帷幄。他们能够游刃有余地化解办学中的“疑难杂症”,为学校设计因地制宜的发展蓝图。以“拾级而上,阶梯发展”的精准策略,让曾经衰败的学校破茧成蝶、不断登高,是上海浦东新区龚路中心小学校长蔡忠铭的智慧。让生活在钢筋水泥间的城市孩子在真实的“开心菜园”里探究实践,饱含着南昌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余卫的智慧。

有智慧的校长善于创新。他们能够将平凡的事情做得不同凡响。“给孩子以建设的权力”,让每一个乡村孩子都自信从容,是浙江衢州柯城区万田乡中心学校余鹂校长的智慧。将一所地处偏远、硬件“贫瘠”的农村中学“培植”成一个整洁有序的花园式学校,蕴含着贵州贵阳息烽县黑神庙中学李德贵校长的创意。

“好校长”心中有定力。

他们能够抵得住压力、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真正做到“静心办学”。

定力源于对教育理想的执着追求。好校长能够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做师生筑梦、追梦、圆梦的领航者。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滋养澳门师生生命、涵育澳人家国情怀,是澳门教业中学贺诚校长的文化坚守。让学生更好地“自育自学”,是刚刚离世的著名教育家何炳章先生在担任安徽省合肥实验学校校长期间及其几十年教育生涯中不懈坚持的理想教育。

定力表现在对文化血脉的尊重和坚守。校长对待学校历史文化的态度,决定着一所学校面向未来的“生长性”。让历史根脉踏上时代的节拍,以思想体系的丰富完善推动学校可持续发展,是周群校长为云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所做的抉择。三十余年不忘初心的守正创新和“快乐教育”的发扬光大,是张忠萍校长为北京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小学60岁生日提交的完美答卷。

“好校长”行动中有“时代感”。

这意味着校长要有很强的前瞻意识和对时势的敏锐判断。

时代感意味着新视野、新思维、大格局。校长的视野和格局决定着学校发展的高度和“跨度”。刚刚成立五年的北京中学,虽然没有“××教育”的特色宣介,但是学校“共商共治”的民主机制、基于不同学习方式的“走班制”、让学生身体和心灵在大地上行走的“阅历课程”等,却让我们看到了夏青峰校长的办学格局。

时代感意味着与未来同行共进。在“云来云往”的大数据时代,校长应以新技术“点燃”学校和师生发展的引擎。广东深圳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吴希福校长坚持在“云端”谋划教学、教研、管理等事务,呈现了一位“现代校长”的新形象及其在信息时代进行结构化思考、系统化运作的管理智慧。

“好校长”是一个个生动而真实的生命个体。他们身上散发着人性光芒,彰显着人格魅力,凝聚着向善向上的力量。那么,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校长”?做真人、有真爱、用真心,也许是最朴素的路径。多一些好校长,不仅是师生之幸、学校之幸,更是国家、民族和未来之幸。

(作者单位:中小学管理杂志社)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小学管理》移动终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