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管理首页

在管理中体现价值导向

时间:2018-01-16 作者:陶西平

党的十九大报告分别对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目标和国家治理体系目标提出了具体要求。中小学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学管理的现代化也是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现在所研究的中小学管理,包括对中小学的管理和中小学自身的管理,它们既要体现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的价值取向,又要体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价值取向。当前的中小学管理工作需要进一步处理好以下六组关系。

一、办学理念和办学信念的统一

办学理念是办学主体对“教育应然”的理性认识,是关于“教育的应然状态”的判断,是对教育的价值取向的描述。办学信念是指办学主体对已成事实或者必将成为事实的教育理念的追求,以及将“应然”变成“实然”的信心和决心。

实现办学理念和办学信念的统一,一方面,要防止由于没有正确的办学理念,致使办学实践带有盲目性和片面性。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学校的办学理念只是停留在文字和口头上,如只是请专家帮助创作的表面文章,或只是对外宣传和应付检查时的口号,而非真正成为指导办学实践的信念,从而造成言行不一甚至言行背离。

二、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

教育的“价值理性”是指教育行为的目的和其本身所代表的价值取向,是从价值理念的角度来看待教育行为的合理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追求是我国教育价值理性的反映。而教育的“工具理性”就是强调教育实践(包括决策和手段)的有用性,它追求解决问题的最大功效,并为实现教育的某种需求而服务。

合目的、合规律的教育活动的成功,取决于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一方面,要防止由于缺少有效决策和方法,而使教育目标难以实现。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很多具体的教育决策和做法只考虑眼前利益,不顾及长远利益,甚至不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取向。

这其中尤其要处理好教育“热点”与“重点”的关系。热点问题常常是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应该予以充分地重视。但由于形成社会热点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因此需要我们理性客观地看待。有的热点问题确实是社会重大问题,也有的可能只是一时的问题;有的是根本问题,有的也可能只是表面现象;还有的热点问题是由突发事件导致,或是由于某位名人名家发表的言论而促成的。总之,是在传统媒体或新媒体以及其他有话语机会人群的呼吁中形成的。但也有不少教育事业发展的重大问题,由于没有上述的机会,并不一定能够形成热点,反而会被不同程度地忽视,甚至长期难以解决。因此,我们一方面在解决“热点”问题的过程中要防止由于缺乏长远考虑,造成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背离;另一方面也要对教育重点问题给予足够的关注和解决。

三、顶层设计和终端激活的统一

顶层设计是指运用系统论的方法,从全局的角度对办学的各方面、各要素统筹规划,流程重组,以集中有效资源高效地实现教育目标的过程,也是把实现办学愿景的规划具体化的过程。教育是科学,更是艺术。秉承教育方针,遵循教育规律,遵守教育规范,落实课程要求,都要针对不同地区和不同学生的个性特点,因此学生是教育的终端,学校和教师是教育工作的终端。

校长和教师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是取得教育实效的关键。校长和教师是学校教育活动的实际组织者,是教育改革从理念转化为实践的桥梁。校长和教师的事业激情和自主性是创造力的源泉,因此要最大限度地激活他们的创造激情,最大限度地赋予他们自主的创造空间,即要激活终端。如果我们只有行政上的顶层设计,而没有激活终端的活力,那么就没有办法真正实现教育目标。

实现顶层设计和终端激活的统一,一方面,在顶层设计上,既要防止故步自封,难以突破原有藩篱,无法体现改革精神;又要避免脱离实际,违背教育规律,出现假大空的问题。习近平同志提出,顶层设计要把发展需要跟现实能力、长远目标和近期工作统筹起来考虑,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提出切合实际的发展方向、目标和工作重点。另一方面,在激发终端活力上,要防止因为不能简政放权而束缚学校和教师的手脚,甚至造成终端疲惫和职业倦怠,使良好的顶层设计成为一纸空文。

为此,在当前要重新审视我们现在的管理流程,并下决心进行流程重构,精简重复交叉的管理机构和烦琐的管理方式,理顺政校关系。要明确学校的有限责任,现在学校是无限责任者,出现任何问题,都要由校长来承担责任,校长的压力越来越大,办学活力就很难激发出来。

四、发扬传统和互学互鉴的统一

任何一种现代文明,都必须从传统当中吸取营养才能获得长足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重要文化软实力,为中华民族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力量;中华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沃土,为其提供重要的思想来源。只有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更好地融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当中,才能造就实现中国梦的强大的教育软实力。

我国自春秋以后,儒家思想构成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构成了我国教育传统的主导性思想,成为中华民族优秀教育传统的主体,我国革命年代和近现代教育事业形成的传统的精髓,丰富了中华民族优秀教育传统的内涵。

借鉴西方教育对我国教育现代化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从学习西方教育理论和实践经验,到加强中西方教育的交流和研讨,再到双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我们从西方教育中汲取了营养,吸取了教训,这也成为我国教育改革的重要推动力量。

要实现在教育方面发扬传统和互学互鉴的统一,一方面,要防止打着“国学”的旗号,把我国文化和教育传统中的糟粕部分一概作为我国现代教育的理论依据;另一方面,也要防止不顾国情,全盘照搬西方的教育模式,甚至形成一种排浪式的跟随。

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任务是要加强对我国优秀教育传统,包括历代教育传统、革命年代教育传统和近现代教育传统的研究,并在结合时代特征的基础上,创建符合我国国情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理论。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谈到的:“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

五、教育目标和教育评价的统一

教育目标是指所培养的人应达到的标准,它体现培养人的方向和规格。我国的教育目标已经由我国法律规定的教育方针做出了明确的表述。教育评价是根据一定的教育价值观或教育目标,运用可行的科学手段,通过系统地收集信息资料和分析整理,对教育活动、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进行价值判断,为提高教育质量和教育决策提供依据的过程。

要实现教育目标和教育评价的统一,一方面,要防止国家规定的教育目标不能够成为学校全部教育活动的目标,而只是分解为不同部门的工作;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教育评价脱离教育目标,产生片面的评价标准,甚至评价标准跟教育目标相背离,产生负面的导向作用。落实国家的教育目标需要各相关方面的协调,更需要科学的教育评价对其落实情况进行真实客观地衡量,以对进一步发展起指导作用。

六、制度建设和作风建设的统一

我们要想落实上述诸多问题,关键还要注重作风建设。

2017年1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新华社发表的一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的文章作出重要指示。他明确强调,文章反映的情况看似新表现,实则老问题,再次表明“四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新华社的这篇文章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制定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开始,全党上下纠正“四风”问题取得重大成效,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例如:一些领导干部调研走过场,搞形式主义,调研现场成了“秀场”;一些单位“门好进,脸好看”,就是“事难办”;一些地方注重打造领导“可视范围”内的项目工程,“不怕群众不满意,就怕领导不注意”;有的地方层层重复开会,用会议落实会议;部分地区写材料、制文件机械照抄,出台制度决策“依葫芦画瓢”;一些干部办事拖沓敷衍、懒政、庸政、怠政,把责任往上推;一些地方不重实效重包装,把精力放在“材料美化”上,搞“材料出政绩”;有的领导干部热衷于将责任下移,“履责”变成“推责”;有的干部知情不报,听之任之,态度漠然;有的干部说一套做一套,台上台下两个样。以上这十种表现,目前在教育界也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如果我们的作风问题,包括我们的行政领导和学校领导作风问题不解决的话,那么前面所谈的其他问题恐怕也都是空谈。

2017年12月,教育部印发实施《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首次全面系统地梳理了我国义务教育学校管理的基本要求。标准涵盖保障学生平等权益、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引领教师专业进步、提升教育教学水平、营造和谐美丽环境、建设现代学校制度等六大管理职责,共88条管理内容。教育部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标准,对中小学管理进行规范和指导。我们要深入研究和实施这个标准,在管理中体现价值导向,用它来指导中小学管理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小学管理》移动终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