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管理首页

教育的“阿喀琉斯之踵”

时间:2017-03-09 作者:孙金鑫

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英雄阿喀琉斯出生后,他的母亲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倒提着一只脚把他浸入冥河中,使他周身刀箭不入,但因母亲手提处的后脚跟没有浸到河水,所以那里成为他全身唯一致命之处。后来阿喀琉斯在战争中被敌人用箭射中后脚跟而死。这就是“阿喀琉斯之踵”的传说。

苏格拉底有云:“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中国教育发展至今,成就有目共睹,问题也如影随形。审视我们的教育,其“阿喀琉斯之踵”在哪里?我们的学校中还缺哪些教育?

缺“无用”之用。近期大家被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中那个叫武亦姝的高一小女生“圈粉”。但是她的语文老师却说:“我们是在应试教育的夹缝中传承传统文化。”是的,当年曾有学生连续五次来找他理论,“凭什么让我们背那么多的古诗文”。古诗文很美,学生也很喜欢,但是于升学考试无用,所以不只学生家长,连学生自己都认为:不考还学什么?在许多学校中,不只古诗文命运如此,但凡与考试关系不大的非考试内容,大都被这样屏蔽掉了。

缺审美之美。经常有师生自嘲:我们学校的长相太一般。与屏蔽“无用”知识的思路一脉相承,许多学校对非“生活必需品”也秉持一种本能的排斥。我们崇尚精神世界的充实,也应不摒弃物质世界的美好。日韩剧受宠,剧中人物精致优雅的生活方式、得体大方的进退举止,是吸引受众的重要因素。日韩学校中对学生审美、家居、卫生、礼仪、行为等方面习惯的培养,在养成其国民审美素养中居功至伟。

缺父母之学。国人之最大不美,是不会为人父母。最近网上一段话广为流传:“我钦佩一种父母,他们在孩子年幼时给予强烈的亲密,又在孩子长大后学会得体地退出。”我“武断”地相信,中国有90%的父母,难以做到这一点。世间最精细最复杂最长期的工作,莫过于做父母,然而自古及今,说子女之道的甚多,说父母之道的几无。如何为孩子提供适度的物质供给与心灵支持,如何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如何不干涉不侵犯不包办不打击不打扰?今日之父母,就是昨日之学生;今日之学生,终将成为明日之父母。给学生提供如何做合格的父母的教育,于学校而言,可能比学科知识更重要;于家庭而言,肯定比财富积累更重要;于国家而言,也可能比GDP更重要。

缺“男女有别”。子曰:因材施教。男性与女性,是最大的应因之“材”。男性和女性在生理发育、心理倾向、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天然差别客观存在。“伪娘”与“女汉子”屡见不鲜,不能不说与我们当下教育忽略两性差异有关。

缺“生财之道”。我们不只缺高至云端的浪漫情怀,也缺低到烟火的世俗教育。学生不知钱从哪里来,不知道父母的钱从哪里来,不清楚社会经济运行的基本套路,也就很难理性看待财富与贫穷。许多人在成年后,当没有财富时,会羡富仇富;当有了财富后,会嫌贫炫富。

缺“游戏玩耍”。现在人们可自由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多。然而学校里只教学生做事的学问,不教不做事的学问。许多中国人不会玩,不会学习,没有养成读书和运动的习惯,当闲暇来临时,就只剩下广场舞与麻将两项“爱好”了。

缺直抵灵魂的关怀。人在世界上孤独地行走,一直在寻找自己,寻找与自己尺码相同的人。有校长曾说:“现在我们的教育太硬了。”如何安放自己的灵魂,如何找到能与灵魂对话的伙伴?对于心灵的关怀,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

缺令人会心的幽默。我们的空间与设置,都太正经了,太高大上了。没有让人会心一笑的设计,没有让人脑洞大开的智慧。太紧张、严肃、正统的学校氛围,容易让创意与冲动慢慢消失。孩子们在这种氛围里被规训着,逐渐成了一块方方正正的工地砖。

……

现有的教育中,还有许多缺失之处,许多“阿喀琉斯之踵”,本文不再一一列举。说到底,我们所期待的教育,让学生能诗会美有情趣、能挣会花懂生活、会做今日之子女、会做明日之父母等,都是如何做人的教育。康德说:人是唯一的目的。而我们常常忘记了这个目的,我们骨子里还有很浓的工具情结。教学生如何做事的教育偏多,如何做人的教育偏少,如何做一个完整的人的教育更少。

在我们一只脚已踏进未来的时候,我们的肠胃升级了,我们的头脑和手脚还留在原处。如何安抚好自己的身体与心灵,如何过有尊严有道德的生活,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挑战。未来是我们要创造的地方,我们所要创造的,也就是我们希望拥有的。我们所学的那些“有用”的东西,可能很快就无用了。而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可能会在某个时刻,扶持我们一起走过那些幽暗艰难的创生之路。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希望今日之缺失,终成明日之必备。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小学管理》移动终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