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管理首页

培育现代人与改造国民性

时间:2016-04-14 作者:褚宏启

1

距今整整100年前的1916年,梁启超的《国民浅训》一书写就并出版,此后该书多次印行,甚为畅销与长销,被列为各级学校公民科参考用书,更被誉为“共和国民必读书”。该书旨在改造消极麻木之国民性,化育具有自由平等精神、参政自治能力、公共道德伦理、科学实证精神的现代公民,认为唯有如此,现代国家的建立始有根基。简言之,该书意在培育现代人、改造国民性。一个世纪过去了,百年后的今天,试问:我国14亿人都是现代人吗?我们所认识的家人朋友、同事同行,所不认识的芸芸众生,他们都是现代人吗?其中有多少人还是鲁迅笔下的阿Q及其同类?我们的国民性是否需要进一步改造?

综合相关研究,笔者认为,现代人至少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平等开放。现代人应秉持民主平等观念,尊重他人,认为人人平等、男女平等;心胸开阔,乐于接受新思想、新经验,能尊重并包容不同看法,积极参与公共事务。

第二,独立自主。表现在有个人主见,愿意和能够独立做决定、独立解决问题,独立于传统权威;不人云亦云,不过多依靠依赖他人,不受或较少受他人的影响。

第三,乐观进取。对人对事都持乐观的态度,健康向上,积极进取,如相信个人努力可以克服恶劣环境,通过努力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过上幸福生活等。拒绝对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之事采取被动、顺从和宿命的态度。

第四,科学理性。现代人要掌握科学知识,具有科学精神,运用科学方法探求未知世界。不信鬼神,不把一些现象归因于超自然的力量,能理性看待与自我、与自然、与社会的关系;相信理性的力量,积极运用理性方法去解决各种问题。

然而,仔细观之,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民素质有了较大程度提高,不少国人的观念和行为却仍不具备现代人的精神气质,表现出典型“传统人”的诸多特征,具体表现在:

第一,顺从权威。为人处世中,顺从如父母、长者、上司等威权人士,不敢质疑权威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没有个人主见或者不敢表达个人看法。漠视民主与法治,看重等级,注重关系,凡遇到事情往往要找关系即找“有权威的人”搞定,不信制度信关系,不信能力信关系。注重跟对人、站好队,害怕站错队,人身依附性很强而自主性不足。

第二,保守自私。满足现状、与人无争、不求进取。即便对现状不满,为求自保,也往往不敢抗争而逆来顺受。心态封闭,不做非分之想。明哲保身,少管甚至不管闲事,不关心公益事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第三,宿命自抑。相信命运及运气,认为人对强有力的外在环境(如钱财与权势)无能为力,不相信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以改进社会,认为“我命由天不由我”,不信自己信外力。

第四,迷信鬼神。相信外在的、神秘的力量,相信神鬼,相信风水,求卜问卦,漠视科学。一些权力“精英”、财富“精英”、文艺“精英”对于一些所谓“大师”的崇拜与追随,很多民众求神拜佛、易被某些别有用心人士诱导忽悠等,都说明当前国民性中科学与理性精神的不足。

以上种种,说明国人依然主体性不彰、依附性很强。不少人精神深处封建余毒阴魂未散,梁启超、鲁迅等鞭挞的精神劣根性并未根除,中国之国民性需要进一步改造,否则,难以建立起真正的现代国家,难以实现真正的国家现代化。现代化学者英格尔斯(Alex Inkeles)和史密斯(David H. Smith)指出:“在发展过程中一个基本的因素是个人,除非国民是现代的,否则一个国家就不是现代的。在任何情况下,除非在经济以及各种机构工作的人民具有某种程度的现代性,否则我们怀疑这个国家的经济会有高的生产力,或者它的政治与行政机构会很有效率。”

教育的首要问题即“培养什么人”的问题。教育现代化的目标是人的现代化和社会现代化。教育为建设现代国家服务、为社会现代化服务,也必须通过培养人去间接完成。因此,教育现代化的最后归宿或者根本目标是人的现代化。而人的现代化,就是“把传统人变成现代人”。衡量我国教育现代化水平的根本尺度,是看我们所培养的人是否是现代人,是否具有现代的精神气质。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如果您是校长或者教师,那么请问:您的学校所培养的学生是现代人吗?您是崇尚民主平等、独立自主、乐观进取、科学理性的现代人吗?如果您尚不是或者不完全是,还如何将学生培养成现代人?校长与教师的现代性水平,往往决定着学生的现代性水平,其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小学管理》移动终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