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管理首页

教育要让生命舒展而非扭曲更非毁灭

时间:2016-02-24 作者:褚宏启

3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的独子,在一所名校读研究生,几年前我曾见过这个孩子,帅气开朗,显得很阳光。2016年的第一天,我从他人口中得知,这个孩子已在两个星期前跳楼自杀。其父母悲痛欲绝,但无力回天。正是二十五六岁的花样年华,他却再也不能看到朝霞落日、物转星移,不能看到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不能娶妻生子、欣享亲情爱情友情。死亡是幽暗的黑洞,无情地吸走了这些美好的东西。一个人诀别了生命,也就诀别了这些机缘。 

人生下来,唯一具有确定性的事情就是会死亡。寿终正寝最为自然,自杀最为无奈。一个年老生命的逝去尚且让人哀伤,何况是一个年轻生命,更何况还是年轻生命的自我结束!每每想起这个孩子,我都会难过不已。

自杀是对生命的否定,当前青少年学生的自杀现象不容小觑。年轻人本该青春无敌、风华正茂,缘何自杀?一个人如果是在走出校园后,因工作、家庭等原因而自杀,那么不一定归咎于教育。但是,一个人如果是在学生时代选择自杀,那么教育或直接或间接地,是有责任的。有关研究发现,自杀并不是不假思索的、一时冲动的行为,大部分青少年自杀者都与他人谈过或者写过自杀意图,每一个完成的自杀行为发生前,可能会有8~20次的自杀尝试。教育工作者如果能够对他们多一些关注,特别是多一些关爱,那么一些自杀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人的存在状态就是“活着”。教育的基本作用是让人活得更好,教育的使命是让生命之花绽放而不是凋谢,是让生命舒展而不是终结。教育要给校园里的每一个生命带来希望。教育的最大意义和价值,是提升每个学生的生命质量,让每个学生认识到生命的意义与尊严,生命的责任与美好,让学生留恋生命、热爱生命,尊重自己的生命,也尊重别人的生命;不伤害毁灭自己,也不伤害杀害别人。

我们需要认真对待、思考“教育与生命”的关系。教育的意义在于提升学生生命的活力,让学生更有生命力;从哲学的角度讲,就是提升人的“主体性”。主体性并不神秘,主体性表现为积极性、自主性、创造性。积极性意味着积极向上、自强不息、开拓进取、奋发有为;自主性意味着能够独立思考,有主见,不盲从;创造性意味着不墨守成规,充满创新意识,具有创新能力,并通过创新性的行为改造世界。怯弱、畏缩、忍让、保守,是缺乏主体性的表现。

死亡是对主体性的否定、是对生命力的终结。为减少自杀现象,我们开展让学生敬畏生命、尊重生命的生命教育至关重要。但仅有狭义的、特别是课程化的生命教育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最好的生命教育,是师生日常交流中教师对于学生生命的敬畏与呵护,对于学生的尊重与宽容。有了足够的哪怕些许的关爱、尊重、宽容,一些自杀事件也许就不会发生。

如果说自杀毁灭了生命,那么,以分数为本的教育则是“扭曲”了生命,这也是对于人的主体性的戕害。这种疯狂追求高分的教育,削弱、拖垮了学生的生命,减低了人的生命力和幸福感,导致了学生主体性的丧失和削弱,甚至极少数学生的自杀。这种单向度的教育,这种让人片面发展的教育,是一种让人平庸的教育、使人异化的教育,难以引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令生命无趣,使生命脆弱,使主体性残缺。

因此,我们要警惕这种教育的“非极端后果”—不是极少数生命的生理死亡,而是绝大多数学生生命力、主体性的衰减和扭曲。这种大面积的“生命扭曲”,比个别学生的“生命毁灭”,社会后果更为严重。

好的教育,是让每一个学生,不管分数高低、家庭贫富,都不悲观厌世,都乐观向上,都想活着,都感觉活着有意思、有意义,有盼头、有劲头,有希望、不失望、更不绝望。这样的教育是真正的“人道主义”的教育,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教育。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小学管理》移动终端